湖北日報訊 記者江卉 楊宏斌 特約記者趙啟洪 通訊員袁文濤
  61年前,在舉世聞名的上甘嶺戰役中,特級英雄黃繼光捨身堵槍眼的英雄壯舉,鑄就傳頌至今的黃繼光英雄精神。
  61年來,黃繼光生前所在連——駐鄂空降兵某部六連高擎英雄旗幟,圓滿完成98抗洪、抗震救災、聯合軍演、國慶閱兵等30多項重大任務。59年保持先進,榮立一等功4次、二等功11次、三等功19次,先後3次被空軍授予榮譽稱號。
  8月21日,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簽署命令,授予該連“模範空降兵連”榮譽稱號。
  這是一支怎樣的英雄連隊?戰爭年代能打仗、打勝仗,和平時期爭第一、扛紅旗,持久的戰鬥力從何而來?10月22日至25日,記者深入連隊採訪,探尋力量之源和精神基因。
  礪劍先勵志,育人先鑄魂
  “黃繼光!”“到!”
  晚8時整,連隊每日晚點名開始。寂靜的軍營,響起撼人心魄的集體應答。
  “黃繼光連”全連戰士用最有力的吼聲,呈現英雄的存在,表達對英雄的追隨。
  61年來,該連一直保留著黃繼光的床位,而且在晚點名時,總是第一個點“黃繼光”,全連官兵則齊聲應答。
  9月23日,一次例行武裝5公里越野訓練,官兵身背20多公斤的裝備負重前行。距終點還有500米時,許多戰士精疲力竭,腿腳麻木。“黃繼光!”隊伍中,有人大喊一聲。“到!”“到!”“到!”無數個應答此起彼伏,全連戰士振奮精神,向終點奔去。
  “當我喊‘到’時,整個人頓時清醒,苦和累都拋到九霄雲外!”十一班班長羅興元說,“‘黃繼光’三個字已滲透到我們的呼吸里、血液中。”
  走進連隊黃繼光榮譽室,琳琅滿目的錦旗和獎狀訴說著連隊的輝煌傳承,使人看到:一種精神穿越61年依然魅力四射,鮮紅戰旗歷經61年依然光彩奪目!
  “一支英雄部隊,只有血脈相承,才能薪火相傳。”六連所在團政委田新介紹,無論六連人員如何變化,黃繼光英雄精神一直是凝心聚氣的傳家寶。每年新兵入營,聽的第一堂課是黃繼光的故事,參加的第一個活動是參觀黃繼光榮譽室,看的第一部電影是《上甘嶺》,學的第一首歌是《特級英雄黃繼光》……
  “這些不過是走形式,沒意義!”90後戰士鄭瑞宇剛到連隊時,對連隊活動錶面應付,有些抵觸。原來,他有自己的“小算盤”:當兩年兵,混個經歷,入個黨,回家好安排工作。被分到常年擔負戰備任務的六連後,繁重的訓練讓他鬧起了情緒。
  連指導員鐘林專門安排他當黃繼光榮譽室的解說員,並讓他睡在老班長黃繼光的上鋪。一次、兩次、三次……1000多次的解說,他對老班長的英雄壯舉從不理解到崇敬,一言一行向老班長看齊。去年11月,他在“競崗”中勝出,成為“黃繼光班”第36任班長。
  “忠誠是靜水深流的內動力,不看你口號喊多響,關鍵是在心底真認同。”鐘林介紹,如何讓戰士們真認同,連隊想了不少辦法,自拍自演微電影就是其中之一。
  近日,在全軍政工網上,微電影《我要跳傘》迅速躥紅。故事原型是新兵王辰,入伍之初怕吃苦、想逃避,分到六連後,受連隊英雄氛圍感染,即使受傷也堅持訓練跳傘,堅決不當逃兵。
  呼吸著英雄的氣息,一個個鄭瑞宇、王辰被鍛造成新一代的“黃繼光”。
  “老班長回來啦!”24日,連隊部分官兵參加演習勝利歸來,一起回來的還有黃繼光的銅像。上世紀60年代初,連隊便有了第一尊黃繼光銅像。從此,只要執行重大任務,他們都把“老班長”帶在身邊,組織官兵在銅像前宣誓。
  潛移默化中,黃繼光敢打硬拼、不怕犧牲的精神,已深深根植官兵血脈。
  1998年,長江抗洪搶險,全連官兵殊死搏鬥78晝夜,負責把守地段未潰一堤、未損一閘、未折一兵,被空軍黨委授予“抗洪搶險先鋒連”稱號;2005年,中俄聯合軍演,連隊首次與世界老牌空降勁旅同場競技。演習當天,空域突降大雨,風速12米/秒,平常這種天氣不能跳傘。參演官兵抱著必勝信念突降預定地域,成功破襲“敵”要害目標,展示了中國空降兵的風采。
  空降兵部隊政治委員範驍駿少將說:“黃繼光戰勝死亡的英雄氣概和獻身精神,是空降兵部隊的起家本錢、看家本領、傳家之寶、厲兵之基。無論是在硝煙瀰漫的演兵場,還是在生死攸關的救災現場,一茬茬六連官兵秉承英雄基因,用鐵一般的意志和頑強的作風,出色完成各項任務。 ”
  關鍵時刻站得出來,危險關頭豁得出去
  今年7月,六連按計划進行某種新傘型試跳的前幾天,兄弟單位發生了一起跳傘事故。訓練是暫停還是繼續?六連面臨著抉擇。繼續,一旦再發生事故,他們就得擔責;停下,卻會延誤作戰能力的形成。
  3天后,一架架運輸機從空中滑過,潔白的傘花依次綻放……試跳任務圓滿完成。
  有人問:“你們就不怕出事?”連長張宇回答:“作為英雄黃繼光的傳人,重擔敢挑、危險敢上的優良傳統不能丟!”
  盤點連隊完成的88次急難險重任務、贏得的57面錦旗,每一次任務都是官兵憑著關鍵時刻站得出來、危險關頭豁得出去的擔當精神完成的。
  擔當是一種責任,更是一種習慣。無論是戰備訓練還是搶險救災,爭先鋒、打頭陣,連隊在整個部隊如此,全連官兵人人如此。每逢執行重大任務,連長、指導員最頭痛的不是安排誰上,而是讓誰留下。
  5·12汶川大地震後,身處重災區的六連接到命令,組建小分隊,進入什邡歡樂谷營救被困群眾。當時,進山公路全部中斷,餘震不斷,飛石滾滾。
  “我是黨員,讓我去!”“我熟悉這裡的地形,讓我去!”……連長還沒開口,下麵早已炸開了鍋。一番激烈的“爭搶”後,25名黨員骨幹組成“敢死隊”挺進深山。
  “為什麼大家有任務爭著上?”該連所在團團長張曉寧回答:“對連隊榮譽的高度負責激勵著官兵勇於擔當!”
  擔當是一種精神,更是一種能力。連隊長期擔負空軍戰備值班和先遣作戰任務,沒有枕戈待旦的思想準備不行,沒有“一劍封喉”的過硬本領更不行。
  極限訓練鑄就鋼筋鐵骨。連隊的訓練標準遠近有名:跑步訓練,別人跑兩圈,他們跑四五圈,不到極限不停歇;練戰術,別人練兩次,他們練五六次,不達完美不罷休……
  重大任務錘煉戰鬥意志。近年來,連隊每年要參加幾次重大軍事行動。今年9月,連隊奉命參加演練。演練當天,空降場上空風速超出空降標準。一班副班長林國斌回憶,那天任務特殊,要執行單門左右兩路同時跳,兩人間隔僅兩三米,出機艙後降落傘受大風影響極易發生相撞、纏繞等危險情況。機艙里,當代表執行任務的綠色信號燈亮起時,連長張宇等幹部骨幹帶頭躍出機艙,官兵們雲中跳、風中飄、雨中落,順利完成任務。
  “刀在石上磨,兵在苦中練。”空降兵部隊部隊長李鳳彪少將說,作為一支高風險的特殊兵種,空降官兵平時經受了病痛苦累的磨煉,戰時才能經受生死的考驗。
  第一隻是合格,過硬才是標準
  高度80米至300米空域跳傘屬於超低空跳傘,風險極高,被稱為傘兵的“死亡地帶”。今年9月,六連同時創造兩項新紀錄:首次成建制完成260米超低空跳傘,標志著我國空降兵具備了成建制超低空跳傘能力;首次使用4種機型3種傘型同時開展跳傘訓練,由此具備全方位傘降作戰能力。
  這是六連第N次拿下空降兵部隊的第一。
  1961年,六連隨部從步兵改建為空降兵,全連官兵僅用67天成建制完成首次跳傘,率先實現了從傳統步兵連到空降摩步連的轉型。
  1990年,六連所在旅被軍委確定為首批應急機動作戰部隊,六連率先完成某大型運輸機和某新型傘三門四路試跳任務。
  如今,六連的官兵能在多種機型、多種地形上運用多種方式跳傘。他們在原始森林、高原、海島、夜間、水網稻田跳傘,都是一次成功,為大部隊在各種地形跳傘趟出新路,填補了中國傘兵史上一項項空白。近10年,該連摸索總結的19套訓法戰法被空降兵部隊推廣。
  六連,作為中國唯一一支空降部隊中的尖刀連,代表著中國空降兵的形象和實力。奪第一,扛紅旗,對六連來說是習以為常的事。在官兵們心中,拿冠軍沒啥了不起,第一隻是合格,過硬才是標準。
  2011年,連隊赴東南沿海參加實戰化訓練,在團摸底考核中取得總評第一。然而,連隊並不滿足,針對考核中暴露出的弱項,成立攻關小組,展開強化訓練。在年底的達標考核中,連隊又多拿了3個單項第一。
  在六連,為連隊爭得榮譽的官兵最光榮,拖連隊後腿、影響連隊榮譽最可恥。
  一次,連隊與兄弟連上甘嶺特功八連比武。從凌晨緊急出動開始,經過一天的比試,官兵體力明顯透支。在最後8公里越野時,戰士陶佳佳越過終點後,一下暈了過去。戰友們扶他起來,他醒來後第一句話就問:“我們連隊贏了吧,我沒給連隊丟臉吧?”
  空降兵,最怕當“機降司令”,即因故沒能傘降,而是乘飛機降落。今年8月,一次跳傘訓練中,新兵周鑫的降落傘在機艙內不小心打開。按規定,他不能再跳。乘飛機著陸後,他羞愧難當,雙拳猛擊自己,“我不想做‘機降司令’,不願給連隊丟臉!”
  在六連,一個個捍衛榮譽的故事,聽來更是驚心動魄。黃繼光班第35任班長彭江林入伍12年11次奪得單項第一,個人榮立一等功1次、二等功兩次。2009年初,他參加首都國慶閱兵隊員預選,因身高差4毫米被拒之門外。為了能代表英雄連受閱,他再三懇求考核組給一個月時間“增高”。接下來,他天天弔單杠、練伸展,挑戰生理極限,硬是把自己“拉長”6毫米。當年國慶,他作為正式隊員接受檢閱。
  同樣是國慶閱兵。一次重要合練中,空降兵方陣邁出整齊的步伐,時任連隊二排長的餘國防腳踏時突然感到腳後跟被什麼刺了一下,一陣陣鑽心的劇痛向他襲來。500米的閱兵道,此時變得那樣漫長。合練結束時,他才發現,一顆釘子扎穿了鞋底,腳後跟早已血肉模糊。
  一次次出征,一次次勝利,一次次讓黃繼光戰旗高高飄揚!
  模範空降兵連官兵信仰堅如磐石:聽黨指揮,絕對忠誠;苦練精兵,青春熱血踐行強軍夢!
  (原標題:當先鋒 打頭陣)
創作者介紹

marco

fj23fjpc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