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2歲的徐道修,5月初第三次當選鎮江市京口區江一社區第十六網格的網格長,任期兩年。就在前幾天,他還在本網格內調處了一起糾紛:一戶人家因裝修與鄰裡發生糾紛,推推搡搡的眼看著就要演變成鬥毆,老徐及時趕到,勸開了雙方。
  “網格化、網絡化治理服務工作模式,有效破解了社區工作力量薄弱與社區規模擴大、社區事務繁重之間的矛盾,打通了基層政府和居民之間的‘最後一米’,最終目的是為社區居民提供更好的服務。”京口區區委主要領導說。
  京口區四牌樓街道江一社區黨委副書記馮祥龍告訴記者,社區有2.3萬居民,配有9名工作人員,由於包括勞動就業、民政事務、計劃生育、綜合治理等8大類15項社會事務下沉到社區,平時根本忙不過來。因此,前幾年,社區試行網格化管理和服務,收效極好。以社會治安為例,社區內110接處警數量下降30%左右,社區環境衛生工作也上了新臺階,最明顯的是違章建築幾乎絕跡。“違章建築搭建往往發生在休息日,社區工作人員不上班,網格長髮現後,可以第一時間勸阻,勸阻無效的話可以通知社區工作人員。”他說,單是今年4月就及時制止了4處違建,面積250平方米,都是社區內的網格長及時提供信息、及時處置的。“發現早,拆除就快,等建成後要拆除,麻煩就大了。”
  江一社區第十網格網格長耿正安最得意的“作品”是成功、快速平息了某樓棟101室、402室居民之間的矛盾:有段時間,101室居民發現一到晚上,自家院子里就有“從天而降”的垃圾,便在晚上蹲守,終於發現是402室扔的。兩家不僅大吵,甚至還要動手。耿正安聽說後,迅速登門做雙方的工作,一個多小時後,兩家的火氣都下去了,402室居民答應再也不亂扔垃圾。
  第十六網格網格長徐道修最得意的“作品”是:有一次他發現一個樓棟的化糞池堵了,請專業人員疏通要花800元,老徐先墊付了,協助他的志願者還怕樓棟里的居民不認賬,不過,事後樓棟里的居民自覺地把錢交到老徐手裡。“沒這點信任,我當網格長就不稱職了。”老徐說。
  京口區委常委、政法委宋書記告訴記者,網格長們本身就是有威望的社區居民,而且是義務工作的志願者,因此,他們往往能起到特殊的作用。正因為有這樣的優勢,目前,居民小區網格化自治已經在京口區推廣,全區39萬人口共劃分成577個網格。
  打開京口區63個網上居委會,記者發現,版主與網友互動頻繁。每一個社區子板塊中,列有辦事指南、黨務公開、網上黨支部、信息直通車、咨詢建議等欄目。就業失業登記證如何辦理?申請城市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是怎樣的程序?在網上居委會裡都能找到答案。有的居委會還自導自演製作視頻,點開後,辦事流程一目瞭然。
  網上居委會講求反應迅速。去年11月,轄區內松盛園物業公司悄悄撤場,不明就里的居民上網發帖發牢騷。網上居委會迅速聯繫松盛園物業瞭解緣由,同時找來保潔人員臨時托管社區保潔衛生;組建新的業主委員會,發通知、公告,進入選舉程序……所有一切都是線上線下同時進行。一個多月後,新的業主委員會成立,新物管進場,事情圓滿解決。
  “文體活動最能凝聚人心,讓陌生人社會變成熟人社會,增進鄰裡之間的友誼,網上居委會在發起這些活動時作用特別大。”四牌樓街道黨工委書記王永平說,比如最近街道辦運動會,從4月下旬一直要開到9月下旬,每個網格都派人參加了。
  網格和網絡結合,形成了“網上與網下互動”、“上網與上門結合”、“虛擬與現實相融”的社區治理服務模式。據瞭解,在京口區,街道、社區、網格、居民之間的信息可以實現5分鐘互通,對重要情況應急處置能迅速“坐標式”定位到網格和居民,“網上居委會”24小時開展工作,能在最短時間和最小空間內解決群眾的需求,做到“小事不出網格、大事不出社區”。本報通訊員 梅永生
  本報記者 晏培娟 朱新法  (原標題:京口:“兩網”合力打通“最後一米”)
創作者介紹

marco

fj23fjpc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