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國日報網7月15日電(信蓮) 日經中文網刊載特約撰稿人青樹明子的文章《日中就餐禮儀完全相反?》,作者作為一個長期在中國生活的日本人,在文章中詼諧生動地比較了中日韓以及歐洲就餐禮儀,著重描述中日就餐禮儀的區別,讀來不禁令人會心莞爾。
  小時候,我上的幼兒園規定兒童自己帶盒飯。我還記得在吃盒飯之前,所有人要一起表達謝意,一起說“爸爸媽媽,我今天也吃到了好吃的盒飯,非常感謝。下麵我就吃飯了!”
  在那之後數十年後,在現在的幼兒園,據稱老師在吃午飯之前還會告訴學生,“大家一起說‘下麵我就吃飯了!’”。
  像這樣,從幼兒園直到成為80多歲的老年人,日本人在就餐前後都少不了說“itadakimasu、下麵我就吃飯了”和“gochisousama、我吃飽了”。吃日本菜自不必說,吃中華料理的時候仍然會說“itadakimasu下麵我就吃飯了”。而在吃法國料理和意大利料理時,如果不說一句“itadakimasu、下麵我就吃飯了”,心裡總覺得有點不對勁兒。
  就餐的禮儀是一個國家的文化,也是其成長的家庭的文化。
  我在小時候,母親徹底教會了我就餐的禮儀。
  “吃飯時不要發出聲音!”
  “胳膊肘不要放在桌子上!”
  “飯碗要好好拿在手裡。”
  “不要有公筷不用,不要直接使用自己的筷子在盤內取菜!”……
  所謂江山易改,本性難移。對於日式就餐禮儀已經深入骨髓的我來說,在中國見到的情景簡直就構成了文化衝擊。究其原因,是中國的就餐禮儀很多時候與日本完全相反。
  例如在得到款待的時候,在中國,飯菜最好稍稍剩下一些。而在日本則要全部吃光,這才是表示感謝。
  而在吃魚的時候,如果是日本人,留在嘴裡的魚刺兒要在遮蓋著嘴角的情況下用筷子取出來,然後放到盤子角邊上。而中國人從嘴裡取出魚刺後,一般直接放在餐桌上。同時可以將魚刺吐出來。
  順便說一下,一位中國女性表示,“像日本人那樣,把從嘴裡取出來的魚刺放到盤子邊上,感覺有點臟。好像是把垃圾和菜放在了一起”,有道理!
  韓國和日本更加不同。韓國絕對不可以用手拿茶碗。而喝湯也要使用湯匙。如果在日本這樣做,會被批評為“不懂禮儀!”。日本只有1歲到2歲的幼兒才使用湯匙喝湯。
  在距離相近的亞洲國家,就餐禮儀竟然如此迥然不同,這令我深感驚奇。
  那麼,歐美和日本相比情況如何呢?
  歐美人認為,“一邊看電視一邊吃飯是沒有禮貌的”。而在日本,則並未徹底貫徹這種習慣。
  歐美人認為,“就餐時發出聲音是沒有禮貌的”。而在日本,吃蕎麥麵條最好要發出聲音。順便說一下,吃蕎麥麵條和切麵時發出很大聲音,只能是較為年長的男性。而女性則不能發出動靜。
  不管怎麼說,就餐的禮儀都源於各國特有的習慣和規矩。需要入鄉隨俗。我在中國就餐時,即使還想繼續吃,也會儘量剩下一點,中國的各位朋友也請試著說“下麵我就吃飯了”和“我吃飽了”吧。不過,最好不要學日本人吃面類食物時發出聲音的習慣。因為這在全世界都受到厭惡。
  (作者青樹明子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部。亞太研究科碩士。1998年至2001年,擔任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日語節目主持人。2005年至2013年,先後擔任廣東電臺《東京流行音樂》、北京人民廣播電臺《東京音樂廣場》《日語加油站》節目製作人、負責人及主持人。出版著作《小皇帝時代的中國》、《在北京開啟新一輪的學生生活》、《請幫我起個日本名字》、《日中商務貿易摩擦》等。譯著《蝸居》等。)
  (編輯:劉夢陽)  (原標題:日本人觀察:中日就餐禮儀完全相反? - 中文國際 - 中國日報網)
創作者介紹

marco

fj23fjpcj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